昆明女孩應付催婚“神回復”:再催我就喜歡女生 2019-12-17 09:12

  這個年剛剛過了初一,許多昆明年輕人發現自己變成“被催族”,無論是去親戚家拜年,還是在朋友圈發張,都會有人問:處對象了嗎?什么時候結婚?什么時候生娃?面對七大姑八大姨甚至是父母的逼問、催促,昆明的年輕人也開始“放大招”,出現不少“止問”效果絕佳的“神回復”。

  對于年輕人來講,年紀不過就是個數字,26和27并沒有什么區別。但對于父母而言,過了24歲,即便外表依舊青春,他們都要碎碎念“你都快30了。”趙航從24歲開始,在他媽媽眼中就是一個30歲的“老姑娘”。1989年出生的她在一家國有銀行工作,收入不錯,就是忙。“說實線點上班,經常加班到晚上,哪有時間認識新朋友、談戀愛啊。但我媽就是著急,從過年前就開始念,除夕、初一接著念,估計念到年后我上班都念不完。”讓她頭疼的是,她媽還經常拿別人家的孩子舉例子,“你看誰家的女兒,24歲就嫁了,現在都當媽了,過得多好,你就不能學學啊。”但趙航始終覺著,人生不能復制,也不可將就,千萬不能虧待了自己。“昨天我看電視呢,剛好看了個言情劇,她逮著話茬又催,把我煩的,說了一句‘你再催我就給你帶個女的回來’,你還別說,我媽立馬愣了,也就不念了。”趙航得意地說。

  遠在加拿大留學的楊開諦也有同樣的煩惱。“今年春節我沒法回家,但我爹還是通過視頻催我,今年得找個男朋友。”已經被催得沒耐性的她最終在屏幕那端打出一句線歲一定結婚生子,你放心。”

  而除了這種驚嚇式回答,面對家長的催戀,還有以下幾個精彩回答可以借鑒:“春運,她沒買到火車票。”“我單身,但我不禍害人,還成功避開了所有渣男!”“追我的人實在太多了!我就慢慢挑唄,長得丑的才著急。”

  “她說你給我安心找個人,我可能都懶得吵架了,也好,世界和平。”初一下午,1991年出生的廖斌在朋友圈分享了這樣一條狀態。

  根據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的統計,像廖斌一樣被催婚的青年不在少數。據其針對40歲以下的青年做了逼婚現狀調查,每個城市1000份樣本。結果顯示,近八成青年曾被父母逼婚,其中,25-35歲的被調研青年婚率高達86%。80后以及90年代初出生的青年,壓力最大;甚至有3%的青年,還未到法定結婚年齡,就被父母逼婚了。

  面對母親的催婚,廖斌回答“我什么都會,準備娶自己”,母親盡管后來回答了“不是什么都會做就不用結婚”,但底氣明顯已經不足。就職于媒體行業的蔡蔡則在被催的時候回了一句:“沒有合適的,不然我明兒去街上租一個回來跟你吃頓飯?還是說以后只要遇到個男的我就說,走,領證去?”

  而在“被催族”們看似隨意的回答背后,都是一顆不肯對人生將就的,勇敢的心。兩代人,不一樣的婚戀觀念,在一輪又一輪問答中彼此妥協。

  雖然婚有點煩,但到了春節,小伙伴們還是迫不及待地要回家。調查顯示,87%的被調研青年對父母的逼婚行為表示理解,只是面對這種問題,多數人會選擇當鴕鳥。超七成被調研青年在應對父母逼婚時,會冷處理或逃避。只有28%的采訪者,會選擇與父母積極溝通。

  “生孩子這件事我覺著是很私人的事情,但二胎放開以后,‘你什么時候再生一個’幾乎成了親戚、朋友見面必聊的話題。”付小純無奈地說。1989年出生的她現在是個3歲孩子的母親,“岳母也經常跟我講二胎,她還想要個孫子。今年年夜飯,親戚們一直在飯桌上提這個線歲的她,本來想女兒上幼兒園之后就重歸社會,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職業道路,而不是在家領孩子。但對于婆婆、親戚的催促,付小純只是委婉地向丈夫表示了反對的意思,更多時候也只是在社交平臺上“吐槽”。“跟長輩正面叫板畢竟不好,大過年的,也不能讓他們不開心,只能先采取非合作不抵抗的態度,后面慢慢再說吧。”與付小純不一樣,12歲孩子的母親趙穎要更干脆,面對父母的催二胎,她開玩笑似地回應:“爸爸媽媽,不如你們先生二胎吧,我也可以幫你們帶啊,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