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國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實施及特點探析 2019-11-15 06:00

  近代中國高校依托教育研究機構開始了教育學科高層次人才培養的探索和實踐。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產生,既是中國教育事業發展的迫切需要,也是近代教育學科發展到較高階段的必然。

  作者簡介:鄭剛(1976- ),男,湖北武漢人,教育學博士,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從事教育史研究,E-mail:jyxyzg@武漢 430079

  內容提要:近代中國高校依托教育研究機構開始了教育學科高層次人才培養的探索和實踐。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產生,既是中國教育事業發展的迫切需要,也是近代教育學科發展到較高階段的必然。中山大學、中央大學等高校在招考、培養、畢業及學位授予等方面,形成了一套較為規范的制度體系。近代中國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呈現出如下鮮明特點:辦學規模不大,在學人數有限;師資力量雄厚,以歸國留學生為主體;關注社會現實,培養高質量的人才。總結近代中國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實施及特點,以期為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改革提供借鑒和啟示。

  1920年初,北京高等師范學校創設教育研究科,開啟了我國教育學科培養高層次人才的嘗試,現代意義上的教育學科研究生的培養則發端于1928年中山大學教育學研究所的設立。本文以近代高校的教育研究機構為中心,對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產生的歷史背景、具體實施及發展特點進行探討,展現近代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發展狀況,總結歷史經驗,以期為當前我國教育學科人才培養提供歷史借鑒和現實啟示。

  近代中國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產生和發展有著深刻的社會背景和學科根源。從外部來看,它是近代中國教育事業發展的迫切需要;就內部而言,它又是教育學科發展到較高階段的必然。

  清末民初,在教育上時而取法日本,時而借鑒歐美,這種機械地照搬西學理論和教育制度的舉措,未能徹底改變中國的教育面貌。國人開始反思和探尋新教育的出路,20世紀20年代,“新教育中國化”運動興起。舒新城、莊澤宣、何炳松等一批教育家紛紛撰文著說,竭力推進西方“新理”同中國國情的融合。曾任《教育雜志》主編的何炳松明確提出,在“介紹外國教育文化的理論和實際”的同時,更應“創造獨立的教育理論和方法”“自出心裁地去創造一種適合國情的新理論和方法”[1],繼而探尋符合我國社會需求的教育發展路徑?;謖庵秩現?,促進教育專業化及培養專門人才的呼聲越來越高,“一切教育事業非有教育學識者去辦不可,教學非習過教學法和教育原理去擔任不可,教育的問題非用著科學的方法去解決不可。”[2]蔡元培曾指出:“茍吾國大學,自立研究院,則凡畢業生之有志深造者,或留母校,或轉他校,均可為初步之專攻。”[3]

  蔡元培領導組建中央研究院,并擬定設立教育研究所。遺憾的是,該項計劃因故未能實現。但是,籌建研究機構、開展教育研究、培養高層次教育專業人才在學界已形成共識。例如,1928年5月,中華大學院召開第一次全國教育會議,陶行知向大會提交《設立教育研究所案》。他極力主張:“中小學教育為國家根本大計,必須運用科學方法,分析研究,實地試驗,方能免入歧途……由大學院設立教育研究所,聘請專門人才,分工研究。”[4]

  黎錦熙、羅廷光、黃敬思等教育學者也都不約而同地表達了建立教育研究所,培養高層次人才的強烈愿望。總之,在“新教育中國化”運動的刺激下,建立教育研究機構,并借以推進研究生教育發展,已是如箭在弦而蓄勢待發。

  清末民初教育學科體系日益完善,為研究生教育的產生提供了學科準備;各高校研究院所的設立,為研究生教育的產生提供了機構保障;一定質量本科生的培養及大量留學生的歸國,為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提供了人才支撐。

  第一,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學科準備。清末“新政”時,國人也開始編撰教育學科教材,創建教育學科理論,初步建立學科體系的基本框架?!度梢?middot;癸卯學制》的頒行,從法律上確保了教育學科在教育體系中的合法地位?!度勺?middot;癸丑學制》的實施,不僅將“教育學”列為師范學校各科必修科目之一,“教育首宜授以心理學、論理學之要略,進授教育理論、哲學發凡、教授法、近世教育史、教育制度、學校管理法、學校衛生及教育實習”[5],而且規定高等師范學校“得設專修科”[6]。1915年9月,北京高等師范學校設立教育專攻科,初步設計教育學科課程內容有“教育學、中國教育史、西洋教育史、世界教育制度教育行政、教授法保育法、學校管理法及學校衛生學”[7],從而將學制規劃轉化為現實操作。1918年5月,南京高等師范學校添設教育專修科,專業人才培養的課程更加豐富[8]:

  實踐倫理、倫理學、中國倫理學史、西洋倫理學史、心理學、教育心理學、教育學、中國教育史、西洋教育史、東洋教育史、教育社會學、教育行政、各國教育比較、學校組織及管理法、學校衛生與設備、職業教育、中等教育、初等教育、學務調查報告法、學務統計法……教育研究報告、實地教授及參觀。

  1920年,北京高等師范學??旖逃芯靠?,頒布的《教育研究科簡章》確定了“教育原理、教育史、教育制度、教授法、心理學”[9]等教育學科體系??杉?,從教育專攻科到教育專修科、再到教育研究科,教育學科的課程越來越豐富,辦學層次越來越高,專業化程度越來越強,學科體系日趨成熟,學科建制日益完善。

  第二,教育學科研究生教育的機構保障。民初頒行的《大學令》規定:“大學為研究學術之蘊奧,設大學院。”[10]1917年9月,教育部頒行《修正大學令》,強調大學得“設大學院”。[11]1929年7月,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頒布《大學組織法》,進一步明確“研究高深學問,養成專門人才”的辦學宗旨及施教方針,再次強調“大學得設研究院”[12]。在這些規章制度的指導下,各高校陸續開始籌設研究院所,發展研究生教育。1930年4月,第二次全國教育會議通過《改進高等教育計劃》,不僅從辦學經費、圖書設備、師資隊伍、學生素質等四大核心要素,對研究院所的設置資格做出明確要求,而且對其組織結構、內部設置等做出詳細規定。為了進一步完善研究生教育制度,1934年5月,教育部頒布《大學研究院暫行組織規程》,對大學研究院所的性質、組織機構、研究生資格及考試、肄業年限等,都做了統一規定。這是近代中國第一部專門針對研究生教育而制訂的法規,使得研究生教育進入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的階段。在該法案中,教育研究所的合法地位也得以確定。“研究院分文、理、法、教育、農、工、商、醫各研究所,稱文科研究所、理科研究所、法科研究所、教育研究所、農科研究所……”[13]。1935年,《學位授予法》頒行,使得與研究生教育相關的學位問題亦獲得合法解決[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