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新亮點】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不斷完善 2019-11-04 21:59

  日前,中央農辦、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等11個部門,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移風易俗 建設文明鄉風的指導意見》。文件提出,爭取通過3年到5年的努力,農村陳規陋習蔓延勢頭得到有效遏制,農民人情支出負擔明顯減輕,鄉村社會文明程度進一步提高。

  鄉村治理事關國家治理,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方面。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加快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成效顯著。農村基層組織建設進一步加強,鄉村治理內容逐步充實,治理手段不斷創新,農村社會保持和諧穩定,廣大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不斷增強。

  “進村道路已經硬化,今后如何利用好這條路?”“如何整治村內外的各類生產生活垃圾?”在江西贛州定南縣天九鎮紅陽村的一面院墻上,“陽光問政鄉間院子會”幾個紅色大字十分醒目,70多名村民在這里提出自己關心的問題,鎮、村相關負責人一一作答。當地創新農村協商議事形式,利用“鄉間院子會”的形式,提升了群眾參與度,增加了村民滿意度。

  沒有鄉村的有效治理,就沒有鄉村的全面振興。今年6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文件的主線是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中央農辦副主任韓俊說,自治、法治、德治是鄉村治理的不同方式。要把自治、法治、德治結合起來,積極搭建多方參與治理的平臺和渠道,鼓勵引導社會和公眾共建共治共享,推動政府治理、社會調節、基層群眾自治實現良性互動。

  實現鄉村善治,要綜合利用現代治理手段和傳統治理資源。今年9月,《中國黨農村工作條例》全文發布,為進一步健全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指明了方向。此后,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中央組織部、民政部等開展鄉村治理體系建設試點,在全國選擇100個縣(市、區),作為首批鄉村治理體系建設的試點單位。

  農村工作千頭萬緒,抓好基層黨組織是關鍵。目前,全國約有128萬個農村基層黨組織、3500萬名農村黨員,這是鄉村善治最堅實的基礎。農業農村部黨組成員、中央農辦秘書局局長吳宏耀說,要規范鄉村小微權力運行,明確每項權力行使的法規依據、運行范圍、執行主體、程序步驟,同時建立健全小微權力監督制度,形成全程多方聯網的監督體系。

  吉林省開展鄉村兩級帶頭人隊伍優化提升行動,今年以來,共調整優化村343名,提拔使用474名,召回不勝任的81名。省市縣培訓輪訓村黨支部、村委會主任、大學生村官5.4萬人次。針對村級集體經濟薄弱、村級治理無錢辦事問題,結合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產業扶貧,重點推廣“支部+企業”“支部+合作社”等發展模式。

  浙江省充分發揮“楓橋經驗”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全面推行“網格化管理、組團式服務”,打造集成社會治理各項功能的全科網格,98%以上問題在鄉村得到解決。在全省所有鄉鎮組建“綜治工作、市場監管、綜合執法、便民服務”基層治理“四平臺”,推動鄉鎮和部門派駐機構的力量下移。

  鄉村治理的重要方面是要看農民的精氣神旺不旺、鄉風好不好。近年來,在一些農村,有悖社會公德的現象時有發生。對此,各地探索解決之道,倡導發展優秀傳統,形成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形成了“大事一起干、好壞大家評、事事有人管”的鄉村治理新格局。

  廣西厚植鄉村德治土壤,實施文化繁榮興盛工程,強化以文化人、以文養德。全面推進“百縣千鎮萬村”文明創建行動,打造1420個文明村鎮、14.1萬家星級文明戶?;掛品繅姿仔卸?,在94%的行政村建立了“一約四會”(村規民約、道德評議會、紅白理事會、村民議事會和禁賭會),進一步提升了村民群眾參與以德治村的積極性。

  目前,全國許多鄉村都制定了村規民約。在中國社科院農村所研究員英看來,源于鄉土社會的村規民約一直是傳統的農村治理基本規范。村規民約逐漸轉化為農民與集體、他人之間利益調整的重要依據。今后要將指導規范村規民約作為鄉村治理的重要內容,及時糾正村規民約中帶有歧視性和違法的內容,發揮好其在弘揚公序良俗方面的積極作用。(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喬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