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再現“匹諾曹”外籍校長背調不嚴誰來買單? 2019-11-16 06:40

  因近年來中國國際學校的繁榮發展,外教已成為中國國際學校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成員。但在外教群體為中國國際學校助力的同時,各種“匹諾曹”外教引發的問題也屢見不鮮。

  近日,北京某知名國際學校(簡稱為“C校”)新任命加籍小學校長Tim(化名)因涉嫌簡歷造假,還未上任就被校方罷免,目前該校已重新啟動招聘程序,尋找合適人選。新學說經多方采訪考證,還原上述事件詳情如下文。

  2017年9月,Tim向廣州某學校求職,獲得為期兩年的廣州工作簽證。隨后,并未在廣州學校工作,攜工作簽證離開。

  據新學說調查發現,外教Tim曾于2017年攜廣州工作簽證前往北京求職。并于2017年9月起任職于北京某雙語國際學校,簡稱為“A校”。

  A校總校長告訴新學說,學校錄用Tim前,做了一定的背景調查,但其過程并不詳盡,起初并未發現問題。當學校接收Tim任教于A校后,學校曾提出要幫助Tim辦理并簽簽證,被Tim拒絕。隨后在A校為Tim履行外教福利為其租房時,Tim同樣拒絕向學校出示護照,要求以校方人員名義租房。

  2018年7月31日,A校向Tim發放完其工資后,再未見過其本人。A校總校長進一步告知新學說詳情,2018年8月A校正式開學,學校其他校長及高管均已到崗,按照學校規定時間召開領導層會議,但Tim當日缺席???天后,總校長聽聞Tim被加拿大警方控制給其發郵件確認情況,收到Tim的回信告知他已前往印度,不再回A校任職。

  同時,2018年8月因Tim并未向校方請辭,擅自離職,導致A校按約為其繳納了一年的房租費用,帶來了一定的經濟損失。

  此外,A校多位教職員工曾反應Tim本人作風欠妥,隨意搭訕女性,且無力解決學生矛盾,甚至觸怒家長導致更壞的結果。A校與Tim共事的五位教師都曾因其不專業而辭職。A校總校長表示學校已于2018年8月向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及北京市外國專家局報備Tim的真實情況。

  A校總校長告訴新學說,直至今日,Tim依舊拿著廣州簽發的工作簽證求職,該簽證將于2019年12月15日到期。截至采訪之日,已有四所學校向A校總校長求證Tim的真實工作背景。

  2019年2月,Tim曾求職于河南鄭州某知名教育集團旗下B學校。該校董事長與A校總校長詳細溝通后,了解到Tim在A校任職期間的工作情況、性格態度及離職原因等信息。經過詳細的背景調查,B校最終決定對Tim不予錄用。

  新學說獲悉,2019年3月,Tim再次求職于北京某知名國際學校C校,C校并未針對Tim做詳細的背景調查,經過面試后選擇錄取Tim,并任命其為C校小學校長。

  不久后,C校校方接到家長的質疑和舉報后,針對Tim進行背景調查,并從A校總校長處獲知Tim此前簡歷造假、未完全履行合約義務及其生活作風問題。最終,C校于近日公布取消對Tim小學校長一職的相關任命,重新啟動招聘程序,在已有候選人中進行篩選,并將趕赴倫敦參加全球招聘,聘請合適的管理人員。

  縱觀目前中國國際學校行業的大環境,外教是教育行業最為稀缺的人才資源之一。正向來看,外籍老師在中國任教,不僅承擔了學校的語言教學、學科教學工作,為孩子們提供良好的外語環境、學術環境,更為中西文化融合碰撞提供了機會。

  但反觀外教在中國教育界已出現的各種問題,新學說發現性侵、人身攻擊、學歷學術造假、身份造假、簡歷造假、簽證造假、教育資格造假等等均有前車之鑒,部分案例梳理如下:

  2013年,曾在北京某國際學校任職的46歲英國逃犯Neil Robinson因在英國犯下兒童性侵害罪行,在逃數年后被北京警方抓獲。

  2013年63歲的美國外教曾兩次被指控持有兒童作品,在南京任教期間,被中國相關部門逮捕。

  2017年,Robert John Robertson 因曾在加拿大因為未成年人被禁止從事教學活動而被北京一所著名私立高中辭退。

  2017年11月時任上海某國際學校外籍教師的James Mikkelson曾性侵多名中國學生的消息。

  2018年4月9日,北京市通州法院開庭審理了北京首例偽造外教證書案,兩名被告人當庭認罪,被判處八個月有期徒刑,兩名問題外教已各自回國。

  2018年9月26日,浙江某國際化學校曝出外籍教務長在校辱罵來訪前中國同事、日常辱罵食堂員工、上課使用侮辱性語言等不當行為。

  目前,據國家外國專家局下屬中國國際人才市場國際教育部官方統計數字,2017年中國從事教育行業的外國人已達40多萬,但按照最新政策標準,合法外教數量僅占三分之一。

  根據Tim這一案例,我們不難看出C校因完全未做背景調查,已經確定的小學校長人選匆匆取締,給招聘部門和教學主管工作都帶了一定的問題及經濟、精力損失。

  A校因前期未對Tim進行完全性背景調查,導致一定時間的管理層斷崖,承擔匆忙招人的壓力以及超期租房帶來的經濟損失。

  相較之下,B校前期嚴謹詳盡的背景調查,實際幫助學校節省了更多時間和金錢,保障教學的順利運營。

  某在線外教供應商執行董事表示,現在行業內絕大多數外教都沒有工作簽證,使用“問題外教”,不管是全職工作還只是臨時幫忙的形式,只要向外國老師支付了費用,就會被認為是非法雇傭,一旦將來被舉報、整治,雇傭者將面臨極高的法律風險,甚至面臨牢獄之災。

  中國國際人才市場國際教育部部長王雨石曾表示“事實上,國家標準應該是最低標準,獵頭行業、用人單位應建立起更高的外教篩選標準。但現在是反過來的,國家標準成了最高標準,市場行為亂象叢生。”

  下一步,整治“問題外教”必然是國家相關部門監管之重點。新學說認為在政府的嚴厲監督下,問題外教將面臨被拘留、遣返。而相關雇傭學校及機構將在面臨???、整治之外,還要付出更多的時間成本。規范外教雇傭,并在合法的標準下滿足市場需求,是整個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那么針對外教,嚴格全面的背景調查,必是合法雇傭、維持教營的一大“利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